法国侨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161|回复: 0

绝对原创 结婚以后……(巴黎兰英专栏8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1-1 15:29:5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1977年的秋天,大表舅做媒,让我嫁给大表哥。
跟大表哥见了一面, 就去临沂办了登记手续,然后就跟着大表哥去了北京,在那里,大概呆了六七天就回家了。
就在那六七天的时间里,家里的消息就传开了,大家都当笑话说了,讽刺、冷笑,说什么的都有,就是没有说好的。
人家都说,那男方一定有问题,肯定是在外边找不到老婆了,才回到农村来娶个乡下人。 而且还找了个不识字,家庭出身也不好的。

他们根据这方面来说,也有道理。在那个年代,像我这样的家庭出身,也只能嫁给跟我同样的人家, 要是想嫁给贫下中农,也只能嫁给有缺陷的,家庭贫困相貌差的人。
但是,另外一方面又说,我们家把闺女卖了,是图了钱,要不是图了钱, 怎么会嫁给一位老大爷呢?
俺大娘说俺妈;“您嫁闺女以前,怎么也没说一声的?”
俺妈说:“俺表哥不叫俺说呢”。
另外有人问,给了多少钱?
俺妈说没给钱 。
“没给钱?您那是图了什么呢?”
俺妈说:“俺表哥就说好好呢”。
“那是吆,他自己的儿子,还能不说好吗?”
叫人家说的,俺妈出门,看到人多的地方都躲着走。
俺妈说:“人见了面,除了问您闺女的事,就没别的话说了,俺叫人家问的,没得说没得道的,以后人家问给了多少钱?俺就说给一些”。可想而知,那时间的舆论是多么厉害?就能把人逼成那样。
我也体会到了那句话,众人的唾沫星子,就能把你淹死。
以后我们想,大表舅从开始,就不叫跟人家说,可能他早就预料到, 会有那些问题了。
俺大娘家大哥说:“大表舅睡着的心眼,都比咱醒着的心眼多。” 1978年的春天,我母亲病了,在石连子住院。
我刚学会了骑自行车, 就骑车去看望母亲。

下坡的时候不会刹车,一下子就栽倒,路旁边的沟里去了,把车摔坏了,就去找地方修车。推着车走了很远,才打听到一家修车的。
到那里修车的人就问,是从哪庄里来的?
我说是从早丰河来 的。
那人接着就说:“早丰河,听说那边有个女的,嫁给外国人,是不是您庄里?”
我说是,她嫁的不是外国人,是中国人在外国工作。
“你 认识她吗?”我认识。“那女的长的什么样?”一般化。
那人接着就 说:“听说那男的年纪很大了,那人在外边,实在是找不到老婆了,到农村找个种地的”。
在那个年代,交通那么不方便,那个村庄离我们家接近二十里路,他们都知道此事,可见是多么特殊的一件事?普遍的人都是一样的反应,就是在外边找不到老婆了,才回到农村娶个乡下人。

开始的时候,我母亲恐怕我走了,就说:“要是手续办不下来就好了,咱就不去了,他姐夫每年回来一趟也怪好”。
手续一直没办下来, 外边又传言说,兰英是被男方骗了,那男的在外边有老婆,在家里娶个老婆,是为了照顾他母亲的。
最后俺妈说:“麻利地办好手续走吧,再不走俺都没法出门了”。 到1983年回国,广存第一次到我娘家,那大街上站满了人,大家总算是看到了真面目。
那次在我娘家住了十几天,终于把众人们的猜测,和那些不正确的言论,完全改过来了。
以后我跟广存说,你娶了我,也降低了你的身份。人家都说你就是不好,要是好,就不到农村娶个乡下人。咱俩得到的名声,你就是不好,我就是图了钱。
广存说:“你觉得委屈了?也亏了没给钱,要是真的给了钱,那就叫人家说中了,那时候你心里真的不舒服了。可他们都说错了,你心里坦坦荡荡得多好。不过人家说什么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自己心里要清楚。”
他接着跟我讲了一个父子俩骑驴的故事。
以后我们给父母寄钱的时候,广存笑着说:“哎呀,现在成了分期付款了,还不如那时候一次付清”。
我跟他说分期付款,是要付利息 的,你算错账了吧?
广存说:“那时候父亲跟我说,你四姑家人都很老实,你那四姑父老实的,含着冻冻吐不出水来。你表妹虽然不识字,过日子是没问题。 她还年轻也聪明,一切都可以学的。爹爹跟我说你聪明,我就相信了, 却没想到,像你这么笨的人,也算是聪明?”
我说是呀,像我这样就算是聪明。你别忘了俺家的人,含着冻冻吐不出水来。可不像你们家的人,含着水就能吐出冻冻来。

兰英姐和妈妈在一起
广存说:“我去汤头疗养院,看父亲结拜兄弟,苏英光叔,他东看看西看看没人就问,贤侄,你的脑筋这么好,看事情也看得很清楚,分析问题,都分析得那么透彻,你怎么就会娶个乡下人呢?还是个睁眼瞎。我跟英光叔说,她是瞎子,我是瘸子,那不正好搭配吗”。
我来到巴黎,广存的老朋友说:“开始广存说,要找个唱戏的,或者种地的结婚。我们想,他要找个唱戏的是有可能,因为他喜欢戏曲,说找个种地的,也就是说说吧了。
到他探亲回来说,在老家结婚了,是个种地的,哇!还真的是找个种地的结婚了”。
其实,不只是众人们不理解,就连我也是也不理解。
我觉得他们念书人,就连说句笑话,也与他人不同。
我记得那位朋友说广存:“以前, 你一直让我们来个十三经,现在你们可以来个十三经了”。
广存说:“不行,来不了了”。
那朋友说:“来不了十三经,至少来个六经吧?”
“六经也来不了了,只到四书”。
我跟广存说,那个时候俺不知道巴黎,也不知道城市什么样。来到 这里才知道这城乡的差别,你在城市生活了这么多年,怎么会去农村, 娶个什么都不懂的人?这两地之差,完全就是两个天地。我在农村,你去把我找来,要是你在农村,我可不去把你找来。
他说:“ 我是个傻瓜。 像我这样到农村结婚的,我是第一个,也是最后一个”。
的确也是与此, 在那个年代,每个月拿32块钱的工人,就不娶农村的媳妇了。
像他这样,娶个不识字的乡下人,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。
推广


IMG_4631.JPG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|

本版积分规则

联系我们|侨网简介|关于我们|侨网历史|广告服务|手机版|小黑屋|Archiver|法国侨网  

GMT+1, 2024-6-25 14:10 , Processed in 0.017685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Franceqw.com     侨网法律顾问:孙涛律师

网站技术支持:高讯科技

CopyRight © 2008-2013 法国侨网. All Rights Reserved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